服务指南
设为首页中文|ENGLISH
资讯 1 18 中文网 1580 热点新闻 417771 棉花朵朵开--一位河南女作家的新疆之行 2015-08-10 11:43:46
你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国内棉花 > 热点新闻
棉花朵朵开--一位河南女作家的新疆之行    
中国棉花网专稿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!
2015-01-29    条评论

 

登上从郑州到乌鲁木齐的飞机,隐在心底的火苗扑闪闪旺盛地跳动,这一天,我等了三年。三年前的初冬,我偶遇一群刚从新疆拾棉花返乡的周口女工,她们一上公交车,大包小包的行李,连同毫无掩饰的说笑,顷刻间填满了整个车厢。我闻到一股新鲜棉花的味道,掺杂着丝丝好闻的阳光气息。这气味,是从我脚边两个鼓鼓的棉花包里溢出的,它来自遥远而神秘的新疆棉田。印花的包皮布上,仍沾着细碎、干燥的棉花叶片。那一刻,我很认真地去看身旁女工的脸,她们粗糙的脸颊,留有高原阳光的印记。虽神色疲惫,却目光灼灼。女工们抓着手机高门大嗓地讲话,告诉家人在哪个路口接她,一副见过大世面、腰包装大钱的架势。那一刻,我一厢情愿地爱上了她们,下决心,下一年棉花开的季节,要追随她们去新疆。也因此,我毅然辞去小学副校长的职务,借调周口市文联。一周前,我只身去新疆采访河南籍拾棉工的申请,得到文联主席顺利批准,并给予全力支持。出发前,李主席把他刚买的新相机送到我手里说:“深入采访,留好资料,安全归来。” 我抓了一把给女儿准备的嫁妆钱,买票、登机、飞新疆。

二〇一四年十月十五日,我随采棉女工跨越万里的脚步,沿着这群勤劳候鸟不断扇动的翅膀,从河南周口来到新疆昌吉。透过飞机的小小窗口,皑皑白雪覆盖的天山尽显眼底。我的右侧,是飞机庞大有力的翅膀,我的心也插上双翅。我哼着歌:“千万里我追寻着你……”

 “不辞长做新疆人”

飞机落地,我的心并没有落地。我随人流走出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,寒气很亲近地包围了我。十月的夜晚,在中原还是温暖如春,在新疆却是相当寒冷了,虽然有所准备,但仍是被寒流击中了。相比之下,我更不安的是,没找到前来接我的人。眼见得身边异乡口音的旅客,一一匆忙离开。我独自拉着行李箱的身影,在灯光下越拉越长。我从门口的暗影,退回出口的灯下,直退到两个全副武装的威武士兵身旁。他们年轻英气的面孔,还有他们手里紧握的钢枪,让我有些踏实。这时,手机传来《回族文学》杂志社买社长焦急的声音,他们已经在外边等我很久了。空旷的候机大厅,响起买社长急急奔来的脚步,她胸前飘飞的红纱巾,映红了我的眼睛。

第二天,美丽的昌吉州,还有亲人般的买社长他们,都没有留住我匆忙前行的脚步。我在前往五家渠市的路口,松开了他们温暖的手,买社长对我这个普通的回族作者一再嘱咐:“随时保持联系,随时告知行程,随时派车接你。”

两个小时后,我在五家渠劳动宾馆,见到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李主席。我把文联的介绍信呈给李主席,还出示了我的身份证,然后,又给他看了我的中国作协会员证。在新疆的当下,这些程序是很有必要的。午饭时,在招待我的饭桌上,意外地听到了熟悉的乡音,宣传部长用家乡话对我说:“我也是河南人啊。”我惊喜,用家乡话问:“恁是河南哪里的?”“俺是周口的。”我大喜:“咦!原来俺家乡的人在这当官哩,这世界其实很小啊。”老乡高部长对新湖农场杨副政委说:“好好照顾俺这位作家老乡,她是回族,吃饭讲究。”杨副部长豪爽地用河南话答应着:“中!中!”我的一颗心,才真正安心地落了地。

可以说,在我登机之前,并不明确自己采访的方向,茫茫大新疆,不知道我们的拾花姐妹散落何处。只是在家打听到,农六师新湖农场有我们的河南拾花工,就通过昌吉文联联系到五家渠文联,又联系上了新湖农场。热心的杨副政委去内地开会前,让他的司机胡师傅找到我,说,这些天,听我调配,我要去哪里,他就送我到哪里。我说:“我要去新湖农场总部。”胡师傅说:“好啊,走吧!

车子在油亮的马路上滑行,道路两旁的树木一排排涌过来,如一群身着彩裙、粉墨登场的美艳女子。榆树一棵棵敦实地站着,树干粗短,枝丫发育成一个蓬松的圆。树下的绿荫也是圆圆的,风摇下榆树青青黄黄的叶片。有几头黑花奶牛早已等在那里,晃着短尾巴舔着树叶,风不止,牛们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吃完。车子一晃,一排白杨树金灿灿地压过来,杨树穿成黄金甲的模样,片片金叶的明艳,亮得让我睁不开双眼。杨树的枝条刺破天空幽蓝的包浆,有大朵的白云飘出来,任性地铺开。十月的北疆,每走一步,就会掉进自然的画框,太阳光在路面肆意地跳跃。我的眼睛,还没有做好接受视觉盛宴的准备,目光竟有些惊慌失措。

视野更加宽阔起来,天和地,陡然大得无遮无拦。连路边的芦苇,都长成小树的样子,顶着满头的芦花自由摇摆。路面也更加宽阔,胡师傅开车很虎狼,一扭超过一辆车,一扭又超过一辆。小石子在车轮下发出嘣嘣的脆响,又在路沟边听到几声沉闷的跌落。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老师傅,性情里竟也豪放不羁。他说:“习惯了,这路我跑了大半辈子。十八岁当兵到新疆,一待就是四十年,再有两年就退休了,带老伴回南方老家住上几年。苏州的老爹老娘,临了没能见上一面。”

一声叹息,我的眼眶也潮热起来。

有蓝色路牌竖在路旁,上面几个鲜红的大字,如一排跳动的红心:新湖农场欢迎您!我的心忍不住狂跳,下车拍下几张照片,我喊着:“新湖农场,我来了!河南姐妹,我来了!”引得过路司机伸长了脑袋。

大车一下子多起来,新摘的棉花装满车厢,呼呼地驶过去,一辆接一辆,朝着新湖的方向。野外的风,好像被野蛮的汽车撞疼了腰,它生气地揪下车厢缝隙里的棉花,一把把甩上路边的野草棵。草棵上开满了白棉花,道路两边也是两溜雪白。我说:“像下了雪,到处都是棉花啊!”我有下车捡拾的冲动,还想带上我的学生,集体开车来捡,“做棉被也行,做棉衣也行,这么多的棉花,这么多……”又说:“真可惜了了,怎么没人捡呢?”胡师傅说:“家家都有地,忙着呢,谁捡呢。”

路面突然变红了,星星点点的红,像燃放过鞭炮的红纸碎屑。我正奇怪,两辆大车呼啦啦开过,满车冒尖的红,是新疆尖头红辣椒成熟了,一路飞撒着。路边干枯的草棵,又挂上鲜艳的红,路面上的辣椒碾碎了。我可惜得不行,又要下车去捡辣椒,说,这辣椒炒鸡蛋很好吃。胡师傅说,那能吃多少呢?我说用盐腌上也好吃。胡师傅吸溜一下嘴,笑声辣辣的。

新疆就像一个富贵而大气的王后,它帅气得让人眼热心跳。

路过共青团农场,胡师傅兴奋地告诉我,今年五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新疆考察期间,专程来到农六师考察现代农业装备,在棚子里,看到整齐摆放的一台台农业机械。总书记还来到共青团棉田,查看地膜下的灌溉情况。胡师傅一指右边的棉田说,这就是共青团农场的棉田。我随即下车,跨过路旁不宽的土沟,小路上一层薄霜似的白碱,踩上去松松软软,脚后腾起一股面粉似的白烟。我蹚进棉田,猛然被无边的白棉花淹没,一时间我不会呼吸了,仿佛所有的雪都落在这里了,又好像天上的云都铺在这里了。想起刚才胡师傅所讲述的,习总书记视察新疆时,微笑着对生产建设兵团工作人员说:“我当时插队在陕北,很向往这里。苏东坡诗曰‘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’,新疆有烤馕、抓饭、羊肉串、哈密瓜、葡萄等等,咱们有充分的理由说‘不辞长做新疆人’。”

 “每一朵花都不一样”

新湖农场到了,开满花的小公园,大气的办公楼。新闻科长小张,迎风站着迎我,如一朵美丽的白棉花。

年轻的科长,听说我要下到棉田找寻拾花工,她瞪大一双小鹿似的眼睛说:“那太苦了,阿慧老师您能行吗?”我说,怕苦我就不来了,让她放心安排吧。她出去查了查档案,告诉我四分场住有不少河南拾花工。我兴奋得直冒汗,提包就走。

四分场的路途不远,拐几拐就到了。接近分场时,一个贫瘠的地弯里,隆起一大片坟包,落日下灰突突的凄凉。我小心地问起,张科长细声地介绍:这里睡下的,都是老一代建设新疆的人。每个兵团都有这样的坟地。我哪里知道,美丽的科长的爷爷,也长睡在新疆的黑土里,他老人家是最早来新疆的河南许昌人。

四分场的敬书记,把我们迎进后排的筒子楼。他五十出头,着暗格西装,人干练利落。他一边亲自帮我铺展被褥,一边朗声说:“我们这里很艰苦,作家别嫌弃啊!”楼房的确有些破旧,水泥地面脱落得斑驳,但小屋有暖气,感觉很舒适。我已相当满足,说,只在兵团偶尔住,我想找到老乡姐妹,同她们一起住。“啥?”敬书记说,“你没见那环境,能住吗?”

小张科长和胡师傅回总部了,他们的车灯一闪就消失在了黑暗中。敬书记送了一把手电筒给我,把电水壶里的水烧开,然后拿起一根带弯头的细钢筋棍,在门后比划说,从里面拌上就行了。那情景,使我误认为,我的奶奶还活着。最后,他在门口一摆手说:“我们几个场领导都住这,轮流值班,很安全,放心休息吧。”

早上七点我准时起床后,见楼道静悄悄的,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,才想起,新疆时间比内地时差晚了两小时。小餐厅在楼道的尽头,早餐时我见到了几位领导。他们各自盛饭,然后围坐在一张圆桌旁,看起来,很像一家人。桌子上只有两盘菜,一盘是腌制的咸菜,另一盘,还是咸菜。领导们喝粥吃咸菜,我也加入他们,只是,我这客人,比他们多了两个白水煮蛋。我无法张嘴吃那两个煮鸡蛋,心里却大大的意外,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领导,吃饭竟是那么简单。敬书记吃好后,端着空碗去刷,做饭的女师傅也不上前帮忙,其他领导也都排队刷碗。我呆望着他们,不住地感叹:恐怕只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干部,才是这样的。

敬书记的司机把我送到八连的棉田,我找到了一直想要找的人,她们大雁似的排成一字形,前头是无边的雪一样的棉花。我在她们身后高喊:“老乡,我来啦!”她们显然听到了久违的乡音,都站起来朝我看。

我走近一位大姐,她戴着遮阳帽和大口罩,我无法看清她的模样。但她显然看清了我,她在口罩下说:“老乡你来这儿弄啥哩?”我说:“我是来新疆找你们的。”说着,我举起了相机,她把身子一蹲,脑袋埋在棉花棵子里,说:“别照!俺这打扮像个要饭的,上了电视丢咱河南的人。”旁边一个年轻女子说:“是哩,村里人会说,还以为你们在新疆多光鲜呢,谁知都摆弄成这样子。”我说:“这样子怎么啦!你们现在穿得不好看,挣的钱可好看哩,粉红色的大票,哗啦啦的,干净又美丽。”姐妹们咯咯地笑,都说“对得很”。我轻松起来,融入集体很顺利。她们听说我不是电视台的人,是坐在家里写书的,来新疆找她们,是想写一本关于拾花工的书。她们才放了心,双手不停地在棉朵上翻飞,棉田里响起一片细碎的刷刷声,如蚕吃桑叶。

我放下相机,加入拾花的行列。这块棉田有两千多亩,棉株粗短,高不过人的大腿。我捡拾时,腰部的弯度很大。棉朵肉嘟嘟,活像一个个睡熟了的小鸡仔,抓在手心,有高烧的感觉,仿佛还有丝丝心跳,这感觉很奇妙。我仰面看头顶的太阳,只一眼,就泪流满面。那光芒如同千万根烧红的钢针,我的眼睛一阵热麻麻的痛。脊背像背着一团炭火,从脖颈到腰间,火灼灼的。新疆正午的阳光,是那种欺负人的火爆。“这还算热啊!我们初来时才叫热。”大姐说,她们九月份来时,新疆正是“秋老虎”。那时棉花叶子还绿着,花枝子缠腿,迈一步都费劲。第一茬棉花,多开在根部,拾起来很不易。但最难以忍受的是太阳的毒辣。中午,高温将近三十度,汗水顺着脊背流,连裤腰湿了半截,每天喝五公斤的水,还是干渴。厚厚的帽子和口罩,叫人呼吸不畅,但仍免不了被阳光晒伤,一摸脖颈,满手是皮。大姐摘下口罩,我看见她的脸颊上,两块膏药似的黑斑,耳朵也黑紫了,有点像晒卷了边的棉花叶。

翟大姐五十五岁,是这里的老拾花工,她连续五年来新疆,年年都带来不少能干的大姑娘、小媳妇,是个小队长。她家住河南封丘农村,三个子女都成家了,老伴患哮喘,常年吃药。她说:“我来这儿抓钱哩!每天拾个一百多斤(公斤),老板给一斤一块钱,一天就是两张红叶子(百元人民币)。”她语气自豪,“一个棉花季能抓个一万多,顶一年的收成,在咱老家,哪个地方也挣不了这么多。”我问她不累吗?她说,怎么不累?浑身骨头疼,睡觉爬不上床。“今年手头没恁快了,盼到拾不到,顶多抓一万块钱了。”我问她吃那么多的苦,为什么还干?大姐说:“不给儿女增加负担,趁自个儿还能动,多抓俩钱儿,老伴吃药打针、柴米油盐,不伸手给儿女要了。俗话说得好,‘谁家有,不如自己有;两口子有,还隔着手’。俺不给孩子们伸手要钱,这样俺活得硬棒!”

让自己硬棒、有尊严地活着,是翟大姐来新疆的目的。大姐系在腰间的棉花袋子越来越高,高过大姐的胸口,大姐依靠棉花袋站立,棉袋支撑着大姐的疲惫,她亮闪闪的目光在棉田伸远。我上前按了按,袋子里的棉花塞得实实的,摸上去有些硬。我没想到软蓬蓬的棉花,还可以那么硬棒。

我嘴甜地说:“大姐你年轻时候,肯定美得像花儿。”她的黑脸颊上突然涌上了红晕,她笑:“啥花?老柴火棒子花。”笑声硬朗朗的。

我走到一个叫爱叶的女工跟前时,她正一手抓棉花,一手打电话,白口罩在右耳边晃荡,声音柔软如棉:“好,乖儿子,妈挣钱了给你买。你妹妹呢?唉!妞妞,妈也想你啊,好,买棉袄,吃饱饭,妈妈记住了,好好听爸爸的话……”她年轻的脸上笑容生动,长睫毛颤颤地抖,小白牙亮晶晶。挂过电话,她的笑容仍没有收起。我趁机问:“是家里的电话?”她笑说:“儿子打的,六岁了,刚上一年级,要我给他买点读机。女儿刚三岁,一接电话就问,妈你都去了好几天了,咋还不回来啊!女儿还让我买件厚棉袄,别冷着,要吃饱,别累着。”我感叹:“小小人儿,那么懂事,到底是娘的贴心小棉袄。”她羞涩地笑:“是她爸一旁教她说的,女儿是传话筒,学舌小鹦鹉。”低头笑得幸福,“俺家老公,心里对我好,就是嘴上不会说。生俺儿子时剖腹产,麻药过了,还不醒,儿子在保温箱里也不醒,他上下楼跑着去卖血,差点儿要了他的命。后来,俺稀罕人家有闺女,也想要,结果生闺女时大出血,我又睡不醒,又差点儿要了俺老公的命。”我问:“你老公没出去打工吗?”她说:“他在广州开大车跑码头,家里要种秋庄稼了他才回,他人没到家,我就随村人来新疆了,两头不见面。”我说,这也太残忍了,你们小两口也太不容易了。她说:“也没啥,农村夫妻都这样,一年只有收麦、种秋、过年时才团圆几天。”我有些埋怨她:“那你不好好和老公团圆,跑出来干什么?”她说:“不是趁年轻想多抓俩钱嘛,趁他在家看孩子,我出来挣点儿。俺来新疆还有一个原因哩!”她好像刚想起来似的说:“就是想来看看俺老公在这生活过的地方。”原来她老公在乌鲁木齐当过几年兵,俩人恋爱时,老公在信里常给她讲新疆,她知道天池山、巴格达,还知道烤羊腿、手抓饭。本来老公可以留新疆,为了娶她才复员回河南老家。“俺娘就生俺一个闺女,她死活不让俺来新疆。可俺这辈子,就是想来看看新疆,看看俺老公待过的地方。”我问:“那你这都看到什么了?”她站起来用手一划拉说:“看了大块儿地、大火车、大高楼、大西瓜,连野草棵子都长得像大树。新疆真是大啊!”

她说:“新疆是我梦开始的地方,看看是不是梦结束的地方。”我说:“看样子你还要继续梦下去。”她说:“是的,我打算明年和俺老公一块来。”

爱叶的名字真好听,我夸:“有诗意,比爱花好听,叫花儿太俗。”她哈哈大笑,姐妹们也都哈哈笑,笑得我脸上木木的。爱叶一指旁边的女子说:“这是俺堂妹,她叫爱花。”我连舌头都木了。

爱花几天前刚过十八岁,是这里最年轻的拾花女。稚气的脸上一层黄黄的绒毛,笑起来,露两个尖尖的虎牙。她是第一年来拾花,戴手套不会拾,她的手指手背被花枝挂得伤痕累累。我问她:“你来新疆拾花是攒嫁妆钱吗?她连忙摆头说:”才不是呢。"

她乳名叫多多,前面两个姐姐,到她这还是个女孩,也真够多余的。多多没有出生,她爹就病死了,家里人更加多嫌她。但她整日乐呵呵的,没有烦恼的时候。两个姐姐出嫁了,她下学帮妈妈种地。村里妇女都戴金耳环,明晃晃的,妈妈耳朵上什么也没有,多多就想给妈妈买一对戴上。听说新疆能挣钱,她就随邻村的熟人来了。她说:“我拾得慢,一天才六七十斤(公斤),可我一天也不缺工,多拾一斤,俺妈的金耳环就大一点儿。”我心烫了一下,说:“你妈生你真不多。你小小年纪,每天起早贪黑拾棉花,不厌烦吗?”她奶声奶气地说:“不烦呀,越捡越喜欢。”我迷惑:“怎么会呢?”女孩说:“你仔细看呀!每一朵花开得都不一样,怎么都看不够呢。”

看着隐在棉花棵里的姐妹们,我重复着多多的那句话:“每一朵花都不一样啊。”

 “满田都是小星星”

有人喊:“老板来送饭了。”很远的土路腾起一溜尘烟,一辆摩托车突突开来了。老板把车停在地头,他摘掉头盔,卸下两只塑料桶,一只装水,一只装饭。姐妹们立马丢下活儿,小溪归海似的朝地头聚拢。他们从自带的包里掏出碗筷,用手一擦碗边子上的土,筷子在胳肢窝里一夹一抽,就走到桶前打饭了。没有筷子的,咔咔折两段棉花秆子,立马天然的筷子就有了,用后顺手一丢,也不用刷洗。老板亲自掌勺,一人一勺,一勺正好一碗。菜是冬瓜炖肉,冬瓜多,汤也多,肉不多,但毕竟有肉,姐妹们蹲在棉棵里吃得很香。我没有饭碗,就没有吃菜,即使有碗,这菜我也不能吃,我蹲在地上啃馍。没想到,馍馍竟然那么香,只几口,一个大馍就下肚了。我伸长脖子瞅姐妹们,显然她们比我有经验。一只手抓了两三个,那馍馍眼看要掉地上,却始终没有掉下来。

老板也说河南话,他走到我跟前说:“来时才知道老乡是回民,对不住啊!你吃这个吧。”大手里两个青皮大鸭蛋,剥开皮儿,一口咬到蛋黄了,流油,咸咸的香。

午饭时间很短,没有人舍得浪费。她们站在水桶旁猛喝一气,让我想起小时候,看见马把头扎进水桶一气喝干一桶水的情景。他们再把自带的大塑料瓶子装满,急慌慌走了。

太阳刚斜到西边,天说凉就凉了。姐妹们开始一会儿一件地加衣服,先加毛衣,再加棉袄,等天完全黑下来时,她们连军大衣都穿上了。我虽然有所准备,但还是觉得羽绒袄太薄了。翟大姐说:“新疆温差大,早穿棉午穿纱,抱着火炉吃西瓜呢。”

雾气大了,棉田越发朦胧,远处传来几声狗叫,叫声很短,好像被寒气冻紧了。姐妹们仍没有收工的意思,老板也随着大卡车来了。我渐渐没了耐心,疲劳沿脚底爬上了头皮,我钻进驾驶室避寒,头脑有些昏沉,后悔没在天黑前离开。

田野里突然闪闪地亮了,不知从谁开始的,一个接一个,半块棉地都亮了,灯柱时短时长。我忍不住跳下车,走过去,见姐妹们的额头,都顶着一盏矿灯,矿灯照亮黑夜里的棉花。光影里,棉朵开得如幻如梦。姐妹们仅有的体力都聚凝在指尖,没有人说话,连棉花枝叶都沓无声息。只听棉絮从花壳中抽出的嘶嘶声,这是棉花对手指的深情表达。我突然明白:为什么手采棉要比机采棉贵重,因为缠绕着拾花工与棉花的丝丝感情。

拾花的姐妹,头顶矿灯,扛着棉花包,歪歪拽拽朝卡车走来,远远望去,一亮一亮像落在田间的星星。

我听见自己在唱:“一闪一闪亮晶晶,满田都是小星星。”

棉花和人回到住处,老板娘和一个当地妇女已经做好了晚饭。棚子里两口冒烟的大铁锅,一锅面条,一锅开水。姐妹们端来盆子,舀热水洗脸、洗脚,然后端着饭碗盛面条。面条已熬得不再成条,姐妹们端着碗蹲在墙根喝面条,呼噜噜一碗,呼噜噜又一碗,喝得脸上汗津津的。翟大姐手拿一个紫红的洋葱,一层层啃着吃,嚼得脆响。我正歪头吃馍,她说:“皮芽子就馍很好吃,你试试。”我说,这是洋葱。她笑,指指那个新疆女人说:“俺俩很要好,跟她学的。”新疆女人走过来问:“你俩说我撒呢么?”

老板娘给我收拾好了一个单间,我说要和姐妹一起住,老板娘把我拉到一边,小声说:“那可住不得,没有下脚的地方。”我说:“我试试。”一迈进门槛,一股混杂的气味扑来。我止住脚,抬眼看,一个五六间屋子长的筒子房,紧靠两边墙,摆放三十多个高低床。中间的过道,排满盆盆罐罐,还有纸箱和鞋子。见我进来,姐妹们纷纷拍着床铺让我坐。床铺花花绿绿,堆着各色衣裤。我在翟大姐床边坐下,又立刻站起,来回走两步,才拿定主意坐下,掀开大姐的被子说:“我今晚就跟你们睡了。”这给姐妹们一个不小的意外,我也意外地得到两个酥梨、三个苹果、一把葡萄干,还听了几个荤段子。故事都发生在河南老家,满屋子都是河南话,若不是窗外呼呼的冷风提醒着,大家伙还真以为是在自个儿的家里坐着呢。

姐妹们沉入梦境,我无法入眠,听见小老鼠在地上窸窸窣窣;一个姐妹梦里还在拾棉花:“抓呀、抓呀、抓不动,哼哼……”把邻居抓醒了,啪的打了她一巴掌。

从新湖农场四分场八连,采访完河南籍拾花工,我又去了三场九连。几天后,又在一个飘雪的夜晚,在新疆文友小唐的护送下,辗转去了玛纳斯六户地二道渠子。在新疆的二十五天里,我只身行走近两千公里,走访河南籍拾花工及当地种棉人四十六人,笔记六万三千字,拍照三百多张。

在一个人的行走中,偶遇不少帮助我的人,我始终在行走中感恩,又在感恩中行走。新疆的人和土地,让我感受了大美和大爱,河南平凡的拾花工,让我懂得了勤劳和奉献。走进他们,我就走进了灵魂;深入他们,我就深入到人心。我因他们,常常心动,常常泪流。我幸福着自己的幸福,荣幸着自己的荣幸。

在深入采访调查拾花工的过程中,我了解到,二〇一四年新疆有两千三百多万亩棉田。来自河南、甘肃、四川、陕西、重庆等地上百万的拾花工,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左右,每天每人弯腰两千多次,平均拾六千多株、摘两万多个棉朵,每天拾棉一百多公斤。这二十五天里,我与姐妹们同吃同住同劳动,感受到了生命的平凡,收获了心灵的美丽。

(责编:陈曼芸  电话:010-58931122-287

欢迎浏览中国棉花网!请发表您的观点,谢谢!
1,234
最新热评
验证码
验证码
中国棉花网 版权所有 京ICP证040743号
Copyright © 1999-2015 cncotton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网郑重声明:中国棉花网及子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核实,风险自负。
1,234